众善联盟

当前位置:首页»禅墨丹青»经书

带你读懂楞严经第十一章

发表于2017-01-06 11:21:08

  第十一章 如来藏

  这一章里,如来讲述了如来藏妙真如性与种种幻妄,圆融无碍的境界。首先,如来藏中并无幻妄,所以一旦觉悟以后,就不会再度迷失。这就好比一个迷路的人,经人指点,找到方向后,就不会再迷路一样。同时,如来藏又不会拒绝任何幻妄。明了本就是如来藏的性质。背离了如来藏的妄明,它之所以还能“明”,是因为它用的就是如来藏的明。所以,妄明的本质就是如来藏。那么妄明中所幻化的一切,不是如来藏还能是什么呢!所以如来藏并非一切幻妄,如来藏又就是一切幻妄。如来藏中没有“是”与“非”,凡夫怎么能用是非之心,去测度如来藏妙觉性海呢!

  觉后无迷

  富楼那继续问佛:“如果这个妙觉真心,本来明了,不增不减,无端地忽然产生山河大地,诸有为相。如来今日已经证得妙空明觉,山河大地这些有为的习漏,什么时候会复生呢?”佛告诉富楼那:“譬如一个迷路的人,在一个聚落中,把南当成了北。这个迷,是因迷而有,还是因悟所出呢?”富楼那说:“既不是因为迷,也不是因为悟。为什么呢?迷本来也没有根。所以,这个迷怎么能从迷中出生呢;悟就是不迷。既然是不迷,自然就不会产生迷。”如来继续道:“这个迷人,正在迷惑的时候,忽然遇到明白人点醒了他,令他觉悟。富楼那。你说这个人,在这个聚落中,还会再迷惑吗?”不会的。世尊。富楼那。十方如来,也是这样。迷没有本体,本性就是空的。本来没有迷。好像有个迷的感觉,一旦明白过来,迷也就消失了。明白以后,也就不会再迷了。又比如眼睛有翳病的人,见空中有花。翳病一旦好了,空中的花就消失了。忽然有个人,在空花消失的地方,等着新花再次出现。你说这个人,是愚蠢呢,还是智慧呢?富楼那回答说:“空中原本就没有花。花是幻妄所生。见到花消失在空中,已经是颠倒了,还要让它再出来,这实在是痴狂。这样的狂人,根本谈不上是愚蠢还是智慧。”佛说:“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还要问,诸佛如来的妙觉明空中,何时会再次生出山河大地呢!又比如金矿提炼成真金,就不会再有杂质。木头烧成灰,就不会再成为木头。诸如来菩提涅槃,也是这样。”

  色尘如影

  富楼那。你还问道,地水火风,本性圆融,周遍法界。水火为什么不相陵灭。又问虚空和大地,都周遍法界,彼此本不该相容。富楼那。虚空自己没有色相,却不拒绝色相的发挥。为什么呢?富楼那。虚空中,日照则明,云积则暗;风吹则摇动,霁澄则清;气凝则浊,土积成霾,水澄成映。这千差万别的种种形象是另有所生,还是虚空所有?富楼那。如果是另有所生,那么,日照之时,光明如果是源自太阳,那么十方世界,就应该跟太阳同为一个颜色。如果同为一个颜色,你为什么还能在空中见到太阳呢?若是虚空自明,虚空应该自行照耀,为什么夜黑云重的时候,就没有光亮呢?要知道,光明既不是太阳,也不是虚空,又不异于太阳和虚空。色相本来就是虚妄的,无可指陈。犹如空中狂花,只能结出空果。为什么还要追究谁侵凌了谁呢?真如觉明,也是这样。你若想去明了虚空,就有虚空出现。地水火风,各个明了,就各个出现。若都想明了,就都出现。怎么会全部出现呢?富楼那。譬如一汪清水中,有一个日影。有两个人同时观看水中的日影。这两个人一东一西,反向而行,就会各有一个日影,随着二人而走。一东一西,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地方。你不应该因此强问,一个日影,怎么会跟着两个人走呢。如果说这两个人一人一个太阳,为什么大家看到的又是同一个日影呢?这样翻来覆去地推究这些幻相,根本拿不出什么真凭实据。

  你用色相和虚空倾夺如来藏,如来藏就随着色空,周遍法界。因此,在其中会有风动空澄,日明云暗。众生迷闷,背觉合尘。所以会有这些尘劳妄相。

  科学的巅峰

  对于如来前面说的,色尘就好比如来藏随着心念所显现的幻影,科学界最近提出的“全像式模型理论”,正好与此不谋而合。下面,我们不妨结合Michael Talbot的论文,来了解一下全像式模型理论。

  一个惊人的实验:

  一九八二年,巴黎大学的物理学家Alain Aspect所领导的一个研究组织,进行了一项也许会成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实验。他们发现在特定的情况下,次原子的粒子们,例如电子,同时向相反方向发射后,在运动时能够彼此互通信息。不管彼此之间的距离多么遥远,十公尺或是十万万里远,它们似乎总是知道相对一方的运动方式。在一方被影响而改变方向时,双方会同时改变方向。

  这个现象的问题是,它违反了爱因斯坦的理论,没有任何通讯能够超过光速。由于超过了光速就等于能够突破时间的界线,这个骇人的可能性使一些物理学家试图用复杂的方式来解释。但是它也激发了一些更有革命性的解释。例如,伦敦大学的物理学家David Bohm相信,Aspect的发现是意味着客观现实并不存在。尽管宇宙看起来具体而坚实,其实宇宙只是一个幻象,一个巨大而细节丰富的全像摄影相片。

  Bohm的全像式理论:

  Bohm相信,次原子的粒子能够彼此保持联系,不是因为它们之间来回发射着某种神秘的信号,而是因为它们的分离是一种幻象。在现实的某种较深的层次中,粒子不是分离的个体,而是同一来源的延伸。

  为了使人们更容易理解他的假设,Bohm打了一比方:想象一个水箱,里面有一条鱼。也想象你无法直接看到这个水箱,你对它的了解是来自于两台摄影机。一台位于水箱的正前方,另一台则位于侧面。当你看着两台电视监视器时,你可能会认为在两个萤光幕上的鱼是两个单独的个体。毕竟,由于摄影机是在不同的角度拍摄的,所得到的影像也会不同。但是当你继续注视这两条鱼时,你会发现两者之间似乎有某种联系。当一条鱼转身时,另一条也会转身;当一条面对前方时,另一条总是面对侧方。这时,你可能会做出结论,认为这两条鱼一定是来回发射着某种联系信号。但这并非事实。这正是在Aspect的实验中,次原子粒子的实际情况。

  Bohm认为,次原子粒子之间的超光速连接现象其实是在告诉我们,现实有更多更深的层次是我们没有觉察到的,就像那水族箱。而且,我们会把次原子粒子看成分离的个体,是因为我们只看到它们部份的现实。这些粒子不是分离的部份,而是一种更深沉与更基本的整体的片面。这种整体具有全像摄影的结构,无法分割。

  下面我们需要了解一下全像摄影。全像摄影用镭射光作为光源,并将光源发出的光分为两束。一束直接射向感光片,另一束经被摄物的反射后再射向感光片。两束光叠加后产生干涉,形成底片。人眼直接去看这种感光底片,只能看到像指纹一样的条纹。但如果用激光去照射它,人眼透过底片就能看到跟被拍摄物体完全相同的三维立体影像。而且,如果全像相片的底片被割成两半,然后再用雷射光照射,会发现每一半都会呈现整个的影像。事实上,把这一半再分为两半,然后再分下去,每一小块底片中都会包含一个较小的,但是完整的影像。不像平常的相片,全像相片的每一小部份都包含着整体的资料。

  所以,Bohm说现实中的一切都是由类似于全像摄影底片一样的幻影粒子所组成,于是整个宇宙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投影,一个全像式的幻象。这就表示,在现实的更深层次,宇宙中的一切都是相互包含、密切关连的。每个事物都沟通贯穿着一切事物,一切事物都交互贯穿于一个事物。一切的终极本质,是一个无破绽的巨网。

  在一个全像式的宇宙中,甚至连时间与空间都不再是基本不变的。因为在一个没有分离性的宇宙中,位置的观念会瓦解。时间与三度空间就像电视监视器中的鱼,只是一种更深层秩序的投影。过去、现在、未来都共同存在于当下的一念。

  这种超级全像式的宇宙还包含了什么,永远是一个开放而无解答的问题。为了方便讨论,假设这种超级全像式的结构是宇宙一切事物的根源,至少它包括了过去和未来所有存在的次原子粒子--一切事物和能量的所有可能组合--从雪花到夸粒子,从蓝鲸到伽玛射线,它可以被视为一种宇宙性的储藏库,包括了所有存在过的一切。

  Pribram的全像式脑部模型:

  在脑部研究的领域中,史坦福大学的脑神经学家Karl Pribram也完全相信现实的全像式本质。

  近几十年来,许多研究显示,记忆的储存不是单独地限于特定的区域,而是分散于整个脑部。在一九二零年代的一连串历史性的实验中,脑部科学家Karl Lashley发现,不管老鼠脑部的什么部位被割除,都不会影响它的记忆,它仍旧能表现手术前所学到的复杂技能。唯一的问题是,当时没有人能提出一套理论来解释这种奇怪的"整体存在于每一部份"的记忆储存模式。

  到了一九六零年代,Pribram接触到全像摄影的观念,才发现了脑神经科学家一直在寻找的解释。Pribram相信记忆不是记录在脑神经细胞中,或一群细胞中,而是以神经脉冲的图案横跨整个脑部,就像雷射绕射的图案遍布整个全像摄影的底片上。换句话说,Pribram相信头脑本身就是一个全像摄影机。

  Pribram的理论也同时解释了人脑如何能在那么小的空间中储藏那么多的记忆。曾经有人估计过,人类的头脑在一生中能够记忆约一百亿位的资料,大约是五套大英百科全书。相似的,全像摄影也具有惊人的资料储存容量。只要改变两道雷射照射底片的角度,就可以在同一张底片上记录许多不同的影像。有人示范过,在一公分立方的方块底片上,可以储存一百亿位的资料。

  如果脑部是根据全像摄影的原理来操作,我们就比较容易了解我们那能迅速从庞大的记忆仓库中取出所需的任何资料的特殊的能力。如果一个朋友要你告诉他,当他说斑马这个词时,你会想到什么。你不需要笨拙地搜字母档案,相反地,一些联想,如条纹、马、和非洲野生动物等会立刻跳入你的脑中。的确人类思考过程的一项最惊人的特征是,每一件数据都似乎与其它所有资料相互连接。这也是全像摄影幻象的另一项基本特性。因为全像摄影幻象的每一部份都与其它部份交互关连着,这也许是大自然的交互关连系统的最终极例子。

  在Pribram的全像式脑部模型的启发下,另一项谜题--脑部如何翻译它从感官所得到的大量波动,如光波、声波等,使之成为我们知觉的具体世界--也随之解开。记录与解读波动正是全像摄影最擅长的,它能把显然无意义的波动图案转变为连贯的影像。Pribram相信,脑部也有一个镜头,在用全像式原理来数据式地把感官收到的波动转变为我们内在知觉的世界。我们的脑部根据外在波动的输入,以数学方式建立出坚固的现实。

  事实上,Pribram 的理论得到了越来越多脑神经学家的支持。有大量的证据显示,脑部正是使用全像式原理来进行操作的。

  全像式模型理论:

  当Pribram的全像式脑部模型与Bohm的理论放在一起时,才显现出最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方:如果这个世界的坚固只是一种次要的现实,而真存在的是一团全像摄影式的波动,头脑也具有全像式结构,它只从这团波动中取出部份波动,数学式地转换成感官知觉,那么,客观现实是什么呢?

  简单地说,客观现实就停止了存在。正如东方宗教的教义,物质世界是一种maya,一种幻象。虽然我们以为我们是实质的生物,活在一个实质的世界中,这也是一个幻象。我们其实是漂浮在充满波动的大海中的一个接收者。

  这种对于现实的惊人的新观点,Bohm与Pribram的合成理论,被称为“全像式模型理论”。

  在应用中的发展着的理论,Stanialav Grof是马里兰心理研究中心的主任及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心理学系助理教授。在一九六零年代,Grof研究使用LSD(一种迷幻药)做为心理治疗工具的利弊。他有一名女性病人,在迷幻状态中回溯她曾经是一条史前时代的雌性爬虫。她不仅描述了被困在这种爬虫身体中的感觉,同时还说明,在雄性爬虫身上最具有吸引力的部位,是头两侧的一块彩色鳞片区域。使 Grof惊讶的是,尽管这位女患者事前没有对这种爬虫的任何知识,但是在这之后,他从一位动物学家处证实,爬虫头部的彩色部位在性的挑逗上,的确扮演着重要角色。

  那位女人的经验并不独特。在Grof的研究过程中,他遇到的病人们几乎回溯了进化史上的所有生物。这个研究影响了电影《替换状态》 States )中人退化为猿猴的情节。这些经验常常会含隐晦的动物学细节,而后来都被证实是正确的。也有没接受过多少教育的人,突然能详细地描述波斯祅教和印度教的仪式,或者能给予令人信服的灵魂出体报告,或预见未来,或倒退回前世的回忆。Grof称此现象为超个人经验 experiences)。在六十年代晚期,他创立了心理学的一支,称为超个人心理学。但是这几十年来,Grof和他的同僚都无法提供一个理论体系,来解释他们所看到的奇异的心理现象。但是全像式模型理论的出现改变了这个情况。如Grof最近所言,如果心灵的确是一个整体的一部份,这个整体像一个巨大的迷宫,它不仅连接一切心灵,包括过去、现在、未来,同时也连接一切原子,一切生物,以及时间与空间本身的无限,那么,心灵偶尔会涉足于这个迷宫,产生超个人的经验,就似乎不足为奇了。

  Bohm与Prigram也指出,许多宗教或神秘经验,如与宇宙合一的超越体验,或许也是因为进入了全像式领域之中。如他们所言,也许过去许多伟大的神秘体验者所谈论的一种宇宙一体的感觉,只是因为他们知道如何进入他们心灵中一切真正与宇宙合一的那部份。全像式模型理论也可以应用到所谓的基础科学,如生物学和医学。维琴尼亚州Intermont大学的心理学家Keith Floyd指出,如果现实世界只是一个全像式的幻象,那就不能再说脑部产生意识,而是意识创造了脑部和身体,以及环绕着我们四周的一切。被我们当成实有的世界,都是意识所创造的。

  如此对世界和生物结构的观点逆转,使研究者发现,医学及我们对于医疗程序的了解,也可以被全像式模型理论所改变。如果身体的实质结构只不过是意识的全像式投射,那么,我们每个人对于自身健康的责任就要大大超过目前医学知识所容许的。现在我们视之为奇迹般的疾病康复,就可以得到解释:由于意识的改变,而影响了全像式身体的改变。同样的,一些令人争议的新医疗技术,如意念的想象,之所以会如此有效,是因为在全像式的领域中,意念的影像是与现实一样的真实而有效。甚至在“非寻常现实”中的异象与经验,也可以在全像式模型理论之下得到解释。生物学家Lyall Watson在他的《未知事物的礼物》一书中描述了他与一位印度尼西亚女巫士的接触。她借着表演一种仪式舞蹈,能够使一整排树瞬间消失在空气中,又能使树群重新出现,然后再消失。虽然目前的科学无法解释此类事件,但是如果坚硬的现实只是全像式的投影,那么这种神通经验就有理可循。也许我们公认什么是存在或不存在的,只是因为我们所谓共识下的现实,是架构于人类的潜意识中,一切心灵都相互连接的领域。

  如果这是真实的,这将是全像式模型理论中最重要的意义所在,因为这表示如Watson的经验之所以是不寻常的,只是因为我们没有智慧促使我们的心灵来相信如此经验是真实的。在全像式的宇宙中,我们改变现实结构的可能性是无止境的。目前我们所觉知的现实只是一幅画布,等待我们着手画任何我们想要的图画。任何事都有可能,从用意念的力量来弯曲汤匙,到人类学家Castaneda与亚基印地安巫士Don Juan的奇幻经验。因为神通是一切生命的本能。魔术是我们的天生权利。这并不比我们在梦中创造现实的作法更为神奇!

  以上就是目前科学关于全像式模型理论的探索。不难看出,全像式模型理论所说的原理,与如来所说的如出一辙。Bohm所说的“更深沉与更基本的整体”,正是如来所说的“如来藏妙真如性”。而“全像式幻象”,正是如来所说的“空中狂花”。 存在或不存在只是因为我们所谓共识下的现实,正是如来所说的“众生共同的妄业”等等。全像式模型理论仿佛就是在用科学的语言来解释佛法。科学发展的到这里,终于实现了与佛法的殊途同归。所不同的,只是科学对于全像式模型理论所揭示的真理,还处在不断地探索和完善中,而如来却早已亲身证得,并且和盘托出。接下来,我们就看看如来是怎样解释这个所谓的更深沉与更基本的整体的。

  如来藏

  如来继续说道:“我以不灭不生的妙明与如来藏相合。如来藏的全体就是妙明,圆照法界。所以,在如来藏中,一为无量,无量为一。小中现大,大中现小。不动道场,遍十方界。身含十方无尽虚空。于一毛端,现宝王刹。坐微尘里,转大法轮。只因为灭尘合觉,所以显发真如妙觉明性。”

  而如来藏本妙圆心,不是心也不是空,不是地也不是水,不是风也不是火,也非眼耳鼻舌身意,非色声香味触法。非眼识界,乃至非意识界。非明亦非无明。非无明尽。乃至非老非死。非老死尽。非苦非集。非灭非道。非智非得。非大涅槃。所以,不是一切世间法和出世间法。

  如来藏元明心妙。即是心即是空。即是地即是水。即是风即是火。即是眼即耳鼻舌身意。即是色声香味触法。即是眼识界。乃至即是意识界。即是明即是无明。即是无明尽。乃至即是老即是死。即是老死尽。即是苦集灭道。即是智即是得。即檀那。即是精进、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即是波罗蜜多。乃至即是大涅槃。常乐我净。所以,就是一切世间法和出世间法。

  如来藏妙明心元,离即离非,是即非即。世间的六道众生和出世间的声闻缘觉,怎么可以用自己的所知之心,来测度如来的无上菩提呢!用世间的语言,入佛知见。就如同琴瑟箜篌琵琶,虽然有妙音,如果没有妙指,终究发不出声来。你与众生,也是这样。本觉的真心,人人圆满。我一按指,则流出性海妙音。你一举心,则扬起幻妄尘劳。这都是因为你不勤求无上觉道,爱念小乘,得少为足。

热门资料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 投诉监督:029-89552908
  • 安全支付,放心布施
  • 服务热线:400-8878-260